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軍事國際-正文
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曆史回顧與經驗啟示
劉茂傑
http://www.workercn.cn2017-07-27來源:學習時報
分享到:更多

  

  習近平主席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我軍的軍魂和命根子,永遠不能變,永遠不能丟。建軍90年來,我軍之所以能始終保持強大的凝聚力向心力戰鬥力,最根本的一條就是靠黨的堅強領導。現在,我軍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開啟了強軍興軍新征程。回顧90年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曆史經驗,對於深入推進政治建軍、改革強軍、依法治軍和備戰打仗,具有重要實踐價值和深刻啟示意義。

  我軍90年的建設發展史,就是一部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曆史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是運用馬克思主義建軍理論建設新型人民軍隊的偉大創造。軍隊的領導權問題,是馬克思主義建軍理論的核心問題。馬克思主義認為,軍隊是國家政權的重要組成部分,誰想奪取政權,並想保持它,誰就應有強大的軍隊。總結巴黎公社失敗教訓,馬克思提出了“無產階級專政的首要條件就是無產階級的軍隊”的著名論斷。在馬克思主義指引下,中國共產黨人立足中國實際艱辛探索,創造性建立了黨對軍隊實施絕對領導的一整套思想理論、根本原則和制度體系,確保了我軍始終是黨的軍隊、人民的軍隊、社會主義國家的軍隊。新形勢下,習近平主席把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作為國防和軍隊建設的基本經驗,作為黨和人民對軍隊的根本政治要求,作為保證我們黨長期執政、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法寶,進一步上升到強軍之魂的高度加以強調,豐富和升華了我軍建軍治軍的根本原則,為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賦予了新的時代內涵。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有著特殊的中國國情、緊迫的實踐要求和深刻的曆史必然性。近代中國是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家,內部沒有民主制度而受封建主義壓迫,外部沒有民族獨立而受帝國主義壓迫,這一特殊國情決定了革命主要的鬥爭形式是戰爭,主要的組織形式是軍隊,革命的階級及其政黨必須掌握絕對可靠的革命武裝。然而,處於幼年時期的中國共產黨,對建設軍隊並沒有清醒的、透徹的認識。為了達到革命的目的,我們黨曾希望與國民黨合作建設軍隊,放棄了黨對武裝鬥爭的領導權。然而,血的教訓使我們黨認識到建立自己軍隊的重要性,中共中央明確提出,“革命戰爭,必須要創造新的革命軍隊”。1927年在黨的八七會議上,毛澤東總結大革命失敗的教訓時深刻指出,黨“以後要非常注意軍事。須知政權是由槍杆子中取得的”。從此,我們黨展開了建立人民軍隊、獨立領導武裝鬥爭的偉大實踐。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隨著我軍建設發展逐步形成並鞏固完善。建軍之初,我們黨就在各軍、師、團設立了黨代表。“三灣改編”把黨的支部建在連上,使黨的領導延伸到了最基層、最前沿,直達每一個士兵。古田會議確立了思想建黨、政治建軍原則,新型人民軍隊由此定型。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紅軍普遍建立黨的各級委員會和支部,逐步形成了比較完整的黨的組織系統。抗日戰爭時期,我們黨繼續堅持對軍隊獨立、單一領導的原則,成立軍委總政治部,根據地各級黨委為該地區最高領導機關,從組織上保證了全黨力量的集中統一。解放戰爭時期,制定頒布《中國人民解放軍黨委員會條例草案》,作出《關於健全黨委制》的決定,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制度不斷健全。新中國成立後,將建軍根本原則上升為國家基本軍事制度,相繼頒布修訂《政治工作條例》、《黨委工作條例》、《黨支部工作條例》等法規性檔案,集中規範和不斷完善了黨對軍隊實施政治、思想、組織領導問題。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根本原則和制度的形成鞏固,徹底消除了一切舊軍隊的影響,把我軍建設成一支新型的無產階級軍隊。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使我軍在應對各種複雜形勢、危險局面和艱巨任務中更加強大。回顧我軍90年的戰鬥發展曆程,始終面臨著來自內部和外部的各種嚴峻考驗。在黨的堅強領導下,我軍同各種錯誤思想和行為進行堅決鬥爭,對內克服了分裂主義、山頭主義影響和野心家、陰謀家的破壞;對外挫敗了敵人的幹涉滲透,爭共產黨的兵權、爭人民的兵權,確保了人民軍隊不斷髮展壯大。長征途中,張國燾自恃槍多人多,妄圖以槍制黨,其分裂活動失敗後叛逃到國民黨,連自己的警衛員也拒絕跟他走。在國共合作進行抗日的特殊背景下,蔣介石企圖通過改編紅軍吞併我們黨領導的革命軍隊,黨內也出現了“一切通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的右傾錯誤觀點,我們黨提出堅持獨立自主原則,及時恢複政治委員和政治機關制度,始終牢牢掌握軍隊。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曆史經驗,為新形勢下建軍治軍提供寶貴精神財富

  堅持以先進思想指引方向。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首先在于思想上的領導。曾任總政治部主任的譚政大將說過,只有組織領導,沒有思想領導也是錯誤的,也是等於沒有黨的領導。90年來,我們黨立足中國軍事實踐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並把“掌握思想教育”作為團結全黨全軍“進行偉大政治鬥爭的中心環節”,堅持不懈用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武裝官兵思想、指導部隊建設。從革命戰爭年代的延安整風到新中國成立後的曆次整黨整風,從新世紀新階段的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到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三嚴三實”專題教育、“兩學一做”學習教育,我們黨毫不放鬆地抓好對軍隊的思想政治引領。

  堅持以科學制度保證落實。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是黨章明確的重要內容。我們黨在一大上制定了黨綱,黨的二大至黨的十八大先後制定、修改過17次黨章,但無論怎樣修改,都保留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規定和要求。這一規定和要求不是抽象的,而是有一整套制度作保證的。這些制度主要包括:軍隊的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屬於黨中央和中央軍委,軍委實行主席負責制;實行黨委制、政治委員制、政治機關制;實行黨委統一的集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實行支部建在連上。軍委主席負責制是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最高實現形式,黨委、政治委員和政治機關是黨從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建設和掌握部隊的重要組織支撐,黨委統一的集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是黨領導軍隊的根本制度,支部建在連上是黨指揮槍原則落地生根的堅實基礎。這一整套科學嚴密的制度體系,實現了黨的領導與軍事行政領導的內在統一,越是在重大考驗面前越能顯現作用。在我軍曆史上,作戰中有整團整師犧牲的,但卻沒有一支成建制的隊伍被敵人拉過去,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制度體系發揮了堅如磐石的根本保證作用。

  堅持以優秀人才提供支撐。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幹部就是決定的因素。培養人選好人用好人,是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組織保證和關鍵所在。革命戰爭年代,我軍主要通過戰爭實踐培養選拔人才,許多官兵在殘酷戰鬥中經受血火考驗,從普通老百姓、放牛娃鍛煉成長為忠於黨和人民的傑出軍事將領。為加強對人才的正規化教育訓練,毛澤東親自創辦紅四軍教導隊和紅軍大學,並為抗日軍政大學確定教育方針、審定教學大綱和教學計劃,還經常給學員講課。抗日戰爭時期,抗大總校及其分布在各根據地的14所分校共培養了10多萬名軍政人才。在人才的選拔使用上,我們黨始終把政治標準放在第一位。1932年9月,中國工農紅軍總政治部提出,要保證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在幹部的選擇上,必須勇敢地引進階級意識堅定的、政治上堅定的分子。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新四軍時,明確提出選拔幹部要從政治條件和工作能力兩方面出發,而以政治條件更為重要。從毛澤東提出“德才兼備”“又紅又專”的選用幹部標準,到習近平主席提出“對黨忠誠、善謀打仗、敢於擔當、實績突出、清正廉潔”的軍隊好乾部標準,我們黨始終堅持黨管幹部、政治機關考察幹部的原則,不斷提高從政治上考察使用幹部的準確性、可操作性和實效性,確保了槍杆子永遠掌握在忠於黨的可靠的人手中。

  堅持以嚴明紀律強化約束。紀律嚴明、執紀如鐵,是我軍的紅色傳統和文化基因。建軍90年來,我軍一代又一代官兵自覺把紀律視為生命,特別是把聽黨指揮作為第一位的政治紀律來遵守,以鐵一般紀律確保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落地生根。在井岡山鬥爭時期,毛澤東創設中國工農紅軍“行動聽指揮”等三大紀律六項注意,後來發展為“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三大紀律第一條講的就是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問題。1929年的《古田會議決議》之所以重要,在於它對黨和紅軍內部存在的單純軍事觀點、極端民主化傾向、非組織化觀點等影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問題,制定了切實有效的反對措施。1942年延安整風的一個重要成果,就是強化黨風黨紀克服宗派和山頭現象,使黨對軍隊的領導更加集中統一。1948年,針對黨內軍內無紀律傾向有所抬頭、作決策不請示報告等現象,中央政治局專門召開擴大會議,主要議題就是“軍隊向前進,生產長一寸,加強紀律性,革命無不勝”。實踐證明,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必須靠嚴明紀律保證落實,要把貫徹執行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決策指示情況作為檢驗部隊聽黨指揮的重要標準,讓鐵規生威、鐵紀發力,切實維護黨指揮槍各項原則制度的嚴肅性權威性。

    深刻把握軍隊建設內外環境變化,不斷增強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政治自覺和實際能力

  當前,國防和軍隊建設站在新的曆史起點上,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遇到的挑戰和考驗明顯增多,既要防範外部的衝擊影響,也要警惕內部的消極因素。

  狠抓政治引領。政治引領是最根本的引領。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必須從政治上看、從政治上抓。我們必須保持高度的政治警覺性,始終繃緊政治這根弦,持續深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武裝,突出抓好習近平主席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學習,認真組織黨史軍史教育,大力培育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積極穩妥開展網上鬥爭,不斷夯實官兵高舉旗幟、聽黨指揮的思想政治根基。

  增強貫徹執行力。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必須落實在行動上,以行動來檢驗。革命戰爭年代,黨指向哪就堅決打到哪,是聽黨指揮的直接體現。長征途中,張國燾多次逼朱德總司令表態反對毛澤東,朱德總司令堅定地回答:“北上決議,我在政治局會議上是舉過手的,我不能出爾反爾。”習近平主席指出,和平建設時期檢驗軍隊是否堅持黨的領導,主要是看貫徹執行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決策指示是否堅決有力、嚴肅認真。當前,有的官兵落實命令指示打折扣、搞變通、打擦邊球,都是貫徹力執行力不強、堅持黨的領導不夠好的表現。必須進一步強化號令意識、服從意識,特別是當前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已經全面展開,涉及單位調整轉隸、部隊換防移駐、人員進退去留,這是對每名官兵政治上最現實、最直接的考驗。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決定的事情,必須堅決執行,遇到再大矛盾和問題也要堅決執行,確保軍令政令暢通,確保習近平主席和軍委決策指示一貫到底。

  創新實現形式。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實現形式,是指一切有利於這一根本原則和制度實現的組織架構、制度安排和運作方式。我軍曆史上正是通過不斷改革創新,才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制度得以固化完善。當前正在進行的軍隊改革,把政治建軍的原則要求和制度設計,融入組織形態和力量體系重塑全過程,確立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總原則,把軍委機關由總部制改為多部門制,堅持優化領導指揮體制與黨領導軍隊的基本軍事制度相統一,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有了更加堅實的組織依託和體制保障。要紮實抓好鞏固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各項改革任務落實,突出把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進一步嚴起來實起來,完善軍委工作規則和軍委工作“三項機制”,確保我軍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近平主席指揮,為實現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提供更加堅強有力的組織和政治保證。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