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軍事國際-正文
軍事上的“元無知”更可怕
張 翬 付嘉欣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2來源:解放軍報
分享到:更多

  

  “元無知”令人在渾然不覺中漸漸落後,甚至信心滿滿地走向失敗。

  1995年,美國一名劫匪一小時內連續搶劫了兩家銀行。調取監控錄影後,警察驚訝地發現,這個劫匪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端槍直指銀行櫃員,不僅沒戴面罩,甚至連蒙面的絲襪都沒有。根據清晰的體貌特徵,警察很快將罪犯抓捕歸案。面對警察的審訊,劫匪道出原由,原來他偶然得知檸檬汁可以製成隱形墨水,由此想當然地認為塗了檸檬汁後攝像頭便拍不到他。不料隱形未遂,轉眼間束手就擒。這名劫匪當年就登上世界最蠢罪犯的榜單。

  後來,康奈爾大學心理學教授大衛·鄧寧注意到這個案例,研究總結出一條普遍規律:越是缺乏知識和技巧的人,越意識不到他們缺乏知識和技巧,不知道自己的無知,就叫“元無知”。

  “元無知”令人在渾然不覺中漸漸落後,甚至信心滿滿地走向失敗。此類教訓在社會各行當、各領域都不鮮見。軍事領域因為你死我活的殘酷競爭,“元無知”的後果往往更可怕、更致命。

  19世紀初,在歐洲大陸所向披靡的拿破崙,海戰中卻屢戰屢敗。此時,美國青年工程師富爾頓來到這位天才法國皇帝面前,建議法國海軍砍斷桅杆、撤掉風帆,用蒸汽機作動力建造鐵甲艦。面對這一曆史性機遇,炮兵出身、酷愛學習、知識淵博,對軍事科技也不乏敏感的拿破崙卻陷入“元無知”的泥淖,固執地認為,船沒有帆就不能航行,木板換成鋼板就會沉沒。將富爾頓的提議視為天方夜譚,斷然否決,痛失良機。結果,法軍海上實力大大落後於英國,面對英吉利海峽一籌莫展,最終輸掉歐洲爭霸戰爭。

  1939年,美國總統羅斯福的私人顧問薩克斯受愛因斯坦等科學家委託,勸說羅斯福重視原子能研究,務必搶在納粹德國之前造出原子彈。羅斯福不懂核物理,愛因斯坦的長信、科學家們關於核裂變發現的備忘錄都未能打動他。面對態度冷淡的總統,薩克斯最後舉出拿破崙拒絕富爾頓提議導致失敗的反例。似懂非懂的羅斯福認真思考後,轉而全力支援核研究。美國的“曼哈頓”工程後來居上,搶在納粹德國之前研發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原子彈。

  當今時代,科學技術越來越呈現出多層次、多維甚至無窮維和系統相關性的特點,人類已置身於一個“技術化生存”的社會環境。對科技的現狀和發展認識不清,把握不準,極有可能在懵懂中被淘汰。諾基亞被微軟收購時,有句話廣為傳播:“我們沒有做錯什麼,但不知為什麼,我們輸了。”因循守舊、昧於大勢、不思進取難道不是錯嗎?這也是典型的“元無知”,只是這種“元無知”錯誤,比大衛·鄧寧定義的“元無知”付出的代價更大、教訓更深刻。

  科學技術不僅是推動社會進步的第一生產力,也是決勝未來戰場的核心戰鬥力。社會領域競爭,“元無知”的後果通常是個人或集體的淘汰出局;軍事領域對抗,“元無知”的代價可能是國家民族的滅亡。戰爭是不確定性的王國,世界正在發生著“秒”變。未來戰場上,哪一隻“黑天鵝”將左右戰場局勢,哪一頭“灰犀牛”將影響戰爭走向,可能很難預料。打敗你的未必是你時刻提防的正面之敵,很有可能是一個看似與你無關的“路人”。因此,防範軍事上的“元無知”危害,必須培養和強化洞察技術的敏銳性、領會技術的理解力和突破技術難題的執行自覺。要能夠對世界科技領域出現的新動向、新事物及可能造成的影響,及時做出客觀判斷和靈敏反應,見微知著地捕捉新生事物的電光石火。對技術的本質與內在動力、特點與規律、結構與功能,及其在人類文明進化之鏈上的地位和作用保持理性認知,能夠明白和感悟技術顯現出的當前價值和蘊含的深遠意義。在此基礎上,對技術發展和運用應主動作為,通過對核心技術的發展方向、發展路徑、關鍵事項、時間進程以及資源配置進行科學設計與控制,實實在在地推進技術應用和完善,努力實現“從認識到實踐”的第二次飛躍。

  無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元無知”。相信秉持學術懷疑態度、不斷加強自身學習、對新技術保持敏銳性和理解力,破除“元無知”的危害並不難。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