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理論

書評書訊

傳統價值觀念現代轉換的最大問題

李德順
2020-08-03 13:46:05  來源:北京日報

  中國傳統價值觀及其現代轉換這個話題,是非常重大的。江暢新著《中國傳統價值觀及其現代轉換》一書大體上可以用“不同凡響”這個詞來評價。與以往有關著作相比,其特色主要是有更開闊的眼界、更理論化的思考,以及傳統與現代價值觀之間對照的意識。所以有很多地方很出彩,我很贊成。

  《中國傳統價值觀及其現代轉換》,江暢著,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

  國內外價值觀念研究中一個普遍常見的問題

  好話就不多說了。我提一個國內外價值觀念研究中普遍常見的問題,就是在談論價值和價值觀念時,人們往往急於尋找規範性的結論和標誌,卻對自己的理論、元理論,或大前提和思維方式,缺少自覺,未能保持哲學反思的層次和境界。因此導致描述和分析停留於現象羅列、話語堆積的層面,越弄越多,卻始終不得要領。我覺得這裡的根本原因,在於對價值觀念、傳統價值觀念體系的分析和描述,本身缺少一個恰當對位的理論框架或概念框架。這些年裡,大家挖掘梳理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很多東西,但有兩個前提性的節點,往往是含混不清、不大自覺的:

  一個是對價值和價值觀念是什麼,只有大概的理解,並未深入地、精準化地把握。例如以為價值觀就是“讓人變好的那些觀念”和“重要的好詞”。按照這樣的理解去整理傳統價值觀念,上哪兒去找呢?首先就是去找古典文獻,挑選其中的精彩話語和概念,卻不注意這些說出來的話語,與中國人、中華民族長期內心信奉並踐行的理念是什麼關係,古人“說到的”與“做到的”完全是一回事嗎?

  另一個是,這些挖掘梳理出來的東西,本身有一個怎樣的結構和邏輯?比如江暢這本書中,第二章叫“傳統價值觀的主要思想”,第三章叫“傳統價值觀的主導觀念”,第四章叫“傳統價值觀的基本精神”。“主要思想”“主導觀念”“基本精神”這樣的概括和分類,雖然能看出一定的層次感和差別性,但終有陷入概念五裡霧之感慨。“主要”“主導”“基本”這類表述,究竟依據什麼,能夠揭示和解決什麼問題?似不明確。在我看來,這也和近些年出現的一種話風文風有關,用了很多似是而非的詞語,只給人以概念過多,卻難得實現“自我辯證平衡”的遊戲感。我覺得,深入的學術研究,非但不宜受這種語風和文風的影響,而且應該反過來,澄清、校正和過濾淘汰那些似是而非的空洞概念。

  說到價值觀念的結構和邏輯問題,我認為,一個民族或是一個文化體系的價值觀念體系,就是像每個人的臉都有五官結構一樣。我們觀察人臉時,自然要對臉的結構要素有所把握:眼睛、眉毛、嘴巴、鼻子、耳朵等。這樣,無論進行“橫向比較”(你的臉和我的臉),還是“縱向比較”(你過去和現在的容貌),都有具體的根據,描述分析起來也有條理,不至於“雞同鴨講”,不著邊際。就是說,對價值觀的理解,一定要有它的一般結構性框架,這樣去挖掘梳理一個思想文化體系在曆史上形成的多維多層觀念,才能構成一個真實、完整、清晰的體系。

  價值觀念坐標系的五大要素

  為此,我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專門做過調查研究。我的文章《文化傳統的認同與改造》一文提出,價值觀念作為人們關於基本價值的信念、信仰、理想的系統,相當於人們內心深處的一個價值坐標系。它的一般結構,是以主體為原點,向空間三維輻射,並有時間動態性的向度。就是說,這個坐標系一共有五大要素:其一,主體的定位和自我意識,簡稱“主體意識”;其二,關於社會結構和秩序的信念、理想,簡稱“理想信念”;其三,關於社會規範的立場和選擇,簡稱“規範意識”;其四,關於實踐行為的心理模式,簡稱“實踐意識”;其五,關於首位價值或本位價值認定,簡稱“本位意識”。這些剛好和人臉的“五官”相似,也可以看作是人的“精神面目”或“靈魂形象”的結構要素。

  這個坐標系明確後,可以有一個相對穩定的框架,覆蓋整個價值觀念領域,方便深入、具體、動態地考察梳理某一思想文化體系中的價值觀念內容。對於其中每一維度上的特徵,都可以進行橫向的比較。例如在同樣的問題上,中國人怎麼看,西方人怎麼看?當然也可以進行曆史的比較:對於同一個問題,古代人怎麼看,走向現代化的我們應該怎麼看?這樣才比較容易形成一個系統性的描述和分析。

  例如,說到中國人的信仰問題,取決於你怎樣界定“信仰”。西歐人習慣說的信仰,只是指宗教(而且多半是基督教)信仰。據此他們總是說“中國人沒有信仰”。但是,如果按我們的理論,信仰作為價值觀念的一種最高形態,並不等於宗教信仰。那麼就會看到,中國傳統價值觀念的主流,是一種“有信仰而無宗教”的狀況。中國人自古以來信仰“天地”,但並沒有把天地塑造成上帝、真主那樣唯一的權威之神。作為最高的信仰對象,中國人的“天”是能覆蓋一切神,包括中國、西方、古代、當代各種神的“一級概念”,而所有的神都可以放在“天”之下,作為“二級概念”予以接受和包容。所以中國民間能夠把三個教的教主(老子、孔子和佛祖)放在一個殿裡。這大概是世界上僅有的現象!這種信仰的人本化和包容性,也是其他信仰體系少有的。中國歷史上沒有長期的大規模的宗教戰爭,就是證明。因為中國人的信仰方式非常人本化,自由度和包容性很強,這是其優點。當然也有缺點,就是不怎麼太“認真”。這個缺點,也表現在價值觀念的其他方面。

  中國傳統價值觀念現代化轉換的最大問題

  我發現,中國傳統價值觀念現代化轉換的最大問題,首先是坐標系的原點,即主體性定位問題。就是說,當我們講“中國傳統價值觀念”的時候,到底是指誰的價值觀念?再者,要實現它的“現代轉換”,是誰的需要、權利和責任?我想,我們的本意是指中華民族、世世代代中國人的價值觀。如果是中華民族的價值觀,那麼首先就得認同“中華民族”是一個整體主體。但實際上,有些說法和做法,已經把中華民族給割裂了。種種主體性的盲目和割裂,導致講到價值觀時,只是一大堆概念掰來掰去,卻拿不準分寸,最後只好無奈地堆砌在一起,既沒有全面的系統,也看不出核心和外圍的層次關係。

  總之,目前遇到的價值觀念衝突和挑戰很多,其中最突出的還是這個主體定位問題。江暢這本書中講到的“六大轉換”,首先就確定了“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對此我非常贊成!六個轉換之間的結構和層次關係,我覺得首先還是主體定位的轉換。中國歷史這麼久,人這麼多,社會上的價值觀念永遠是多元、多層、多維的。那麼我們要關注、反思和引導的,是誰的價值觀?這就一定要明確而自覺。例如有些宣傳口號,弄不清黨和政府的價值觀與人民群眾的價值觀之間的關係,把政府置於人民之外或之上,這就顛倒了本末。譬如自古以來“仁義禮智信”之類的一些好詞,似乎對誰都適用,效果也都一樣。若不是結合當下人民的需要和能力,將其進一步深化具體化,就叫缺乏人民主體意識,就只會使善意的口號變成一堆空話和套話,根本無助於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念和話語體系。所以說,還是有很多問題可以進一步澄清的。對於江暢這本書來說,我這點意見,是希望可以“錦上添花”的。

  (作者為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

編輯:遲語洋

書評書訊

工運前沿

專家學者

  • 雙迴圈新格局

    要從過去強調對外開放,轉向對外開放與對內開放共同促進、共同發展,既要以對外開放倒逼對內開放,更要以對內開放促進和提升對外開放的水平和層次。

  • 讓員工調劑在制度化和規範化下發展

    要解決疫情中出現的新問題,從長遠看,仍需完善勞動立法,尤其是將階段性對策轉化為立法和長效機制。

  • 抗疫與複蘇須惠及所有人

    近年來,美國採取了與多邊主義背道而馳的單邊主義姿態,因為美國認為國際組織對其保障自身利益以及在全球範圍內擴張勢力是一個障礙。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