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理論

書評書訊

那段刻骨銘心的曆史距離我們並不遙遠

——《七副碗筷》創作談

吳玉輝
2020-08-28 14:14:42  來源:學習時報

   報告文學《七副碗筷》講述的是發生在福建東南沿海一段真實的抗戰故事,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之際,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海峽出版發行集團、海峽文藝出版社聯合出版。

     

  寫這部報告文學,緣於兒時的一段記憶。小時候,我家斜對面有一處“破厝筒”廢墟,那裡滿是瓦礫,還有燒焦的木頭和點綴其間的野花。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村裡老人們講起當年日本飛機轟炸我們村的情景,當時我們村家家戶戶正準備過普渡節,忽然飛來了幾架日本飛機,飛機在村子上空繞了個圈子,然後俯衝扔炸彈,炸毀了許多房屋。新街有一家七口人都被炸死了,那真是一場“血光之災”啊!

  我家就在新街。我想,那“破厝筒”是不是這一家七口人被炸死的地方?這家還有後人嗎?日本鬼子的飛機幹嘛從大老遠跑來轟炸這偏僻的海島?還有,每逢家祭,奶奶、母親總是多擺上七副碗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特別想解開這些謎團。

  而促使我投入這部作品創作的,是緣於後來我對家鄉抗戰這段曆史的了解。由於工作和創作的緣故,我接觸了大量關於東山島乃至閩南的抗戰史料,這讓我走進那段苦難而壯烈的歲月。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福建並不是抗戰的主戰場,除了福州保衛戰、廈門保衛戰,沒有太多的戰事。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在福建最南端的東山島,發生過三次慘烈的戰鬥。當時的福建《大成晚報》報道:“自民國二十六年至二十八年十月止,全省各縣遭日寇蹂躪最慘烈為閩南之東山。”據統計,1938年至1944年間,日寇出動飛機127批次356架次,在這座200平方公裡的海島上,投下1361枚炸彈,平均每平方公裡投下6.8顆炸彈。

  東山島面向台灣海峽,位於廈門、金門和南澳、汕頭之間,也是東海與南海的接合部。當時,日寇佔領了廈門、金門、南澳、潮汕,如果再佔領東山島,就能對我國東南沿海形成一條完整的封鎖鏈,同時控制住台灣海峽。東山,這座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海島,註定成為敵我雙方爭奪的焦點。

  和全國一樣,在閩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救亡活動,各界民眾的同仇敵愾,中國守軍的浴血奮戰,匯成一股勢不可擋的抗日洪流,不僅取得保衛東山戰鬥的勝利,還取得閩南戰役的勝利,沉重地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氣焰。

  在與日寇殊死戰鬥中,東山軍民“人人以忠烈自勉”,只有戰死,沒有投降。日寇三次攻打東山,都被英勇的東山軍民打下海去;面對兇殘的日本鬼子,東山百姓寧願死,也不給侵略者帶路;在東山海域,還發生了盟軍飛機與日本軍艦的海空激戰,東山漁民冒著危險,在風浪中拯救了命懸一線的盟軍飛行員,並機智地把飛行員送出海島;曆經戰爭苦難的東山百姓,在食不果腹的情況下,還捐獻了一架“東山號”飛機支援抗日。東山抗戰是閩南抗戰、福建抗戰、全國抗戰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可以說,是中華民族全面抗戰的一個縮影。

  在民族危亡面前,東山人民與全體中華兒女展示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情懷,視死如歸、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不畏強暴、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百折不撓、堅忍不拔的必勝信念。這段刻骨銘心的曆史距離我們並不遙遠,先輩用鮮血染紅的山河,更值得今天的人們和後世子孫珍惜。

  我意識到,作為一名東山籍作家,有責任把東山乃至閩南這段抗戰曆史寫下來。

  我一直在尋找下筆的切入點。感謝我的母親,正是她講述的抗戰期間發生在我家老屋的一段懾人心魄的真實故事,為我創作這部報告文學提供了切入點,並且有了《七副碗筷》這個書名。

  於是,我以尋找被日本飛機炸死的一家七口人為引子,抽絲剝繭,漸次展開了東山島乃至閩南軍民在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浴血奮戰、抗擊日寇、保家衛國的壯烈畫卷。在這部報告文學中,我的母親,我家祖屋,家祭時的七副碗筷,成了故事的組成部分,而“我”的採訪追蹤,成了連接故事情節的重要媒介。我試圖通過這種“請跟我來”的帶入式敘事方式,拉近讀者和作者、作品的距離,同時避免故事情節的碎片化。

  在創作過程中,我設置了幾個懸念。貫穿全書的尋找被日本飛機炸死的一家七口人下落的曲折過程,本身就是懸念。從“破厝筒”廢墟,到古城下街的“七屍八命”,再到我家祖屋,我把揭開那場“血光之災”的謎底放到書的最後。還有,尋找被盟軍炸沉的日本軍艦火炮的一波三折過程、黃山戰鬥中“死而複生”的“活烈士”許佛水的傳奇經曆,也充滿懸念。這些懸念的鋪陳,既還原了曆史的真實,也激發著讀者的探索慾望,增強了作品的可讀性。

  在書中,我力求揭示東山、閩南軍民英勇抗戰背後的思想文化內涵。我以中央紅軍東路軍進漳、薌潮劇社、閩南紅三團、烏山革命根據地為背景,講述了黨的抗日救亡宣傳發動的巨大影響力、號召力。其中“一為祖,二為某(妻),三為田園,四為國土”的口號把保家與衛國緊緊聯繫在一起,震撼人心。書中還通過東山人民英勇抗擊倭寇和葡萄牙、荷蘭海盜的曆史,支援鄭成功收複台灣的壯舉,以及海島民眾對關公忠勇仁義的景仰,展現了融入東山百姓乃至中華民族血脈中的浩然正氣和家國情懷。

  出於巧合,東山島的許多人文景觀正好是抗戰故事的發生地。我試圖通過對這些人文景觀的描寫,烘托折射出東山人民的剛強氣脈與動人心魄的神韻,見證這座海島曾經的苦難與悲壯、血性與榮光。

  書中還講述了古城頂街姑娘阿珍與岵嶁山盟軍觀察站觀測員艾德森的一段奇異的戀情,這段戀情是美好的也是融入抗戰主題的。我希望通過這段描寫,給沉重的故事添上一抹溫馨的暖色。

  在書寫戰爭殘酷慘烈的同時,我也注意描寫人性的善良與悲憫。在書的最後一章,我寫道:“東山抗戰故事的最後一個被採訪者是我的母親。在老屋大廳,我靜靜聽著母親的講述……我明白了,七副碗筷,一炷清香,是慰藉,是承擔,更是一份來自民間的善良與暖意。我的奶奶,我的母親,我的弟媳,還有我們全家,是在用家祭的方式,慰藉死難者的亡靈,同時,也是對和平安寧的祈禱啊!”

  最後,我以老屋在被日本飛機炸中之前,兩個孩子的閩南童謠對答作為全書的尾聲:“天頂一粒星,牛母牽牛嬰,牛嬰牽去賣,賣做錢,糴做米,舂做粞,搓做圓,吃飽飽,跳上西公天,摔落下來拾到錢……”

  這是兩個幼小生命被毀滅之前發出的天真稚嫩的聲音。我以為,這樣的尾聲是會觸動人心的。

  報告文學以紀實為本。為了寫好這部作品,我帶著對在抗擊日寇、保家衛國中英勇犧牲的先輩的敬仰,帶著對家鄉這方熱土的深情,帶著對作品和讀者的虔誠,閱讀了400多萬字的抗戰曆史檔案資料和相關文集、回憶錄;多次深入到紅軍進漳紀念館、東山博物館、烏山革命紀念館、詔安縣革命曆史紀念館調研,和有關專家學者座談,對相關史實進行認真核對;在有關同志的支援下,還收集到一批彌足珍貴的曆史照片。從而,為創作這部作品做好了史料上的準備。

  對書中故事的發生地和曆史遺迹,我儘可能到實地去調研去體驗。我先後走訪了漳州芝山紅樓、詔安汾水關、烏山水晶坪、海澄港尾,走訪了東山九仙山、岵嶁山、東門嶼、南門灣、烏礁灣,還乘船來到兄弟島海域——當年盟軍飛機與日本軍艦激戰以及東山漁民拯救美國飛行員的地方。我深切體會到,磨刀不誤砍柴工,有沒有深入田野調查,對寫作的感受是大不一樣的。

  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名礦工,躬著腰吃勁地挖掘著家鄉這方熱土的文學創作礦藏,然後用心去冶煉。雖然是辛苦的,卻是快樂的。

  我想,如果這部作品出版後,能被讀者所接受,對愛國主義教育有所裨益,我的所有付出都值得了。

編輯:遲語洋

書評書訊

工運前沿

專家學者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