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幻燈片-正文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現實依據及深刻內涵
滕祥河 文傳浩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0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更多

  重慶市巫山縣組建清漂隊伍,圖為工作人員在長江支流大寧河中清理河面漂浮物。要在生態環境治理和修複中培育壯大環保產業、旅遊產業和文化產業。

  雲南省麗江市石鼓鎮鮮花和綠樹掩映下的“長江第一灣”。新華社發

  重慶市巫山縣組建清漂隊伍,圖為工作人員在長江支流大寧河中清理河面漂浮物。新華社發

  2016年1月5日在重慶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戰略高度指出:“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複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黨的十九大報告又將“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為導向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納入新時代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2018年4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第二次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再次強調“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努力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生態更優美、交通更順暢、經濟更協調、市場更統一、機制更科學的黃金經濟帶,探索出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路子”。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源於現實的發展需求,具有豐富的哲學思想和實踐內容,是實現長江經濟帶可持續發展和流域環境綜合治理的根本遵循,更是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和美麗中國的必然要求,最終目的是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1、“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現實依據

  當前,綠色發展是國際發展大勢和世界發展潮流。21世紀人類發展面臨著氣候變化、資源危機、環境惡化等複雜挑戰,實現經濟、社會與環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保護好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家園,正在成為世界各國的普遍共識。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大國,選擇了綠色發展之路,綠色發展理念作為新發展理念的重要組成部分,指導並引領中國經濟發展和環境治理的新實踐。不僅如此,中國還深度參與全球環境治理,積极參与全球環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積极參与並引導應對氣候變化的國際合作,致力於為全球生態安全貢獻中國智慧和力量,為世界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提供中國的解決方案。

  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是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社會的生動體現。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和國務院高度重視生態環境保護並作出了一系列重大決策:十八大報告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了“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的發展理念,“綠色發展”理念位列其中;2016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把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在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宏偉圖景,“美麗”成為新時代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新目標。2018年召開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又把生態文明從“千年大計”上升至“根本大計”。

  新時代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折射出我們黨對人民生態權益的尊重。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廣泛,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長。在2018年召開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堅持生態惠民、生態利民、生態為民。我國過去一段時期,粗放式的經濟發展方式帶來了不少資源、生態、環境問題,導致人民群眾對生態產品的需求比以往更加迫切。“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旨在大力提升長江經濟帶的發展質量和效益,從而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的需要,切實增強人民群眾的生態權益。

  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但過去受人類活動幹擾程度較大。同時,由於長期以來區域內各個行政主體形成了“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式,導致跨界汙染糾紛時有發生,“九龍治水”格局未有根本性轉變。“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是對實現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指導,為未來以長江經濟帶為代表的流域經濟可持續發展和流域環境綜合治理確立了指導思想。

  2、“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深刻內涵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體現了整體性和系統性的思維。整體性是事物內部各要素構成的有機整體形態,整體性區別於各要素的簡單組合,具有各要素所不具有的性質和功能。“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是立足於經濟、社會、環境的協調可持續發展,要求統籌人口、資源、環境發展,著力解決經濟和環境的不平衡發展問題,要在保持經濟發展的同時,彌補生態環境發展的短板,提升整體發展效能。具體在實際操作中,整體性和系統性主要體現在:要“從生態系統整體性和長江流域系統性著眼,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態要素”,實現對“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的統一管理、統一修複,著重強化生態環境上的共生,建設長江經濟帶生態共同體;要加強上下遊、幹支流、左右岸經濟合作交流,縮小區域發展差異、城鄉發展差異,著重強化經濟發展結構和效益上的共利,建設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經濟共同體;要形成一條心、成為一家人、彙集一股勁、打造一盤棋,消除鄰避效應,各盡其力,各美其美,著重強化社會價值上的認同,建設長江經濟帶互助和諧的社會共同體;在此基礎上,最終共同形成生態—經濟—社會複合型共同體。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體現了辯證統一的矛盾論的視角。唯物辯證法指出,任何事物都包含了兩個既相互對立又相互統一的方面,即矛盾的對立統一性質。在人類生產實踐發展進程中,始終面臨如何認識和處理保護資源環境與創造財富之間的矛盾。首先,“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在矛盾的對立中把握了統一,“大保護”並不等於不發展,而是要探索保護生態環境與發展經濟內在統一的路徑,在生態環境“危”中發現經濟發展的“機”,在“分歧”中把握“共性”,尋求利益契合點。其次,“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準確處理了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把修複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把“共抓大保護”置於“不搞大開發”之前,看到了矛盾的主要方面,體現了“保護”的重要性,科學回答了“保護”與“發展”的內在對立統一關係,創造性地實現了生態保護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有機結合。

  3、“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實踐維度

  要以系統性思維開展流域環境綜合治理。在保護地理空間範圍方面,要從流域視角科學統籌優化“大保護”的空間範圍,形成覆蓋上下遊、幹支流、左右岸和水陸面的流域生態環境保護格局;在參與主體方面,要建立廣泛參與機制,調動覆蓋政府部門、企業團體、民間機構、行會組織、專家學者、居民用戶等多元參與主體;在治理手段方面,採取多樣化的治理手段,既要硬約束也需軟引導,涉及經濟、社會和生態領域的生態環境意識、制度、法律、文化、產業等多項內容;同時,要進一步明確上遊、中遊和下遊地區產業分工,避免同質化競爭;調整長江流域產業布局,避免上遊高耗能高汙染產業向下遊、支流轉移;建立緊密的產業關聯,打破流域內獨立發展的空間格局。統籌調動各方面有利因素,共同打造“綠色升級版”的長江經濟帶。

  要以精準思維著力解決生態環境短板。一方面,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的重點在上遊,難點在支流,要深化落實長江上遊流域主體功能區建設,實施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複重大工程;明確支流流域的功能定位,在長江經濟帶整體框架下加強支流流域環境的綜合治理。另一方面,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問題在水裡,根子在陸地上,要著重加強農業面源汙染治理、優化沿江工業布局和加快城鎮生活汙水治理,促進農業綠色化、工業園區化和生活低碳化;要嚴格把控戰略環評、規劃環評、政策環評環節,特別是要把戰略環境影響評價作為科學決策的前置條件。

  要以辯證思維實現“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兩者之間的和諧統一。生態環境保護的成敗歸根到底取決於經濟結構和經濟發展方式。要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人口、資源、環境相協調,使綠水青山產生巨大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為此,要改造、破除舊動能,推進高耗能、高排放、高汙染的傳統產業加速轉型升級,利用技術引進、技術創新進行低碳化、清潔化和生態化的改造,並大力發展迴圈經濟;要培育新業態,發掘長江流域的優質生態環境資源比較優勢,把生態紅利、旅遊資源、文化稟賦轉變為發展紅利,增加優質生態產品供給;要在生態環境治理和修複中培育壯大環保產業、旅遊產業和文化產業。

  (作者:滕祥河 文傳浩,均系重慶工商大學長江上遊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