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國際

五洲

美情報界高層地震:一二把手明雙雙離職

2019-08-14 07:21:55 解放日報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外界對華盛頓充滿戲劇性的人事變動早已見怪不怪。本周,美國情報部門將上演“換人”新劇目。15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科茨、副總監戈登將雙雙離職。

  儘管特朗普已經提名現任國家反恐中心主任馬奎爾出任代理國家情報總監,但正式的繼任者仍然懸而未決。美國媒體憂心忡忡。“如今,特朗普正用鐵鎚般的破壞力治理國家,情報機構大換血可能是他迄今為止最危險的舉動。”《華盛頓郵報》稱。專家分析認為,特朗普與情報界之間的恩怨,反映了非建制派總統與“深層國家”之間的根本矛盾。

  情報界元老為何退場

  比起有著80年歷史的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成立才十多年的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名氣並非“如雷貫耳”。但實際上,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NI)的級別比CIA局長更高,是包括CIA在內美國17家情報機構的頂頭上司,也是當之無愧的美國情報界頭號人物。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設立於2001年美國“9·11”恐襲之後,主要功能是統籌協調跨部門情報共用,避免“9·11”那樣的悲劇再次發生。國家情報總監負責監督和指導國家情報計劃(NIP)的實施。同時,國家情報總監充當美國總統、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土安全委員會的主要顧問,負責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情報事務,還負責為總統提供“每日簡報”。公開資料顯示,2015—2017年,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每年批轉的情報預算約為500億美元。耗費如此財力,統帥各路精兵,難怪有人把國家情報總監稱為“深藏幕後的神經中樞”。

  但最近,這個“中樞”遇到點麻煩。

  7月28日,國家情報總監科茨向特朗普提交辭呈,定於8月15日離職。路透社說,上任2年多來,這位76歲的政壇老將在俄羅斯、伊朗、朝鮮等諸多政策議題上與總統意見相左,在壓力下掛印而去。例如,科茨對俄羅斯態度強硬;在朝鮮問題上,科茨曾向國會表示,朝鮮放棄核武器的可能性不大;對於特朗普去年退出伊核協議,科茨持質疑態度。

  在科茨辭職的同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換人決定,提名共和黨籍眾議員拉特克利夫出任國家情報總監。消息一出,立即引來反對之聲。不少國會議員質疑現年53歲的拉特克利夫與科茨相比“缺乏經驗”——他是眾議院情報和司法委員會最年輕的成員。有評論認為,拉特克利夫是特朗普的忠實擁護者。面對種種非議,拉特克利夫本月2日宣布退出提名。

  本月8日,離職事件再現波折。當天早些時候,國家情報副總監戈登請辭,將於8月15日離任。這意味著作為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二把手的戈登無法出任代理國家情報總監,填補科茨走人後帶來的權力真空。

  美國媒體分析,戈登疑為“被離職”,其請辭同樣與得罪總統有關。特朗普之子曾在推特上發文說,戈登過去曾與奧巴馬時代的情報官員布倫南共事,而布倫南一直是其父的強硬批評者。據了解總統看法的官員說,特朗普不願讓戈登留任,認為戈登屬於他向來不大信任的官僚團體。“隨著有30多年情報經驗的元老級人物戈登退場,許多經驗、智慧和制度記憶也被帶出情報辦公室的大門。”美國“政客”網站稱。

  特朗普與情報界“互掐”

  特朗普與美國情報機構曾圍繞伊朗、朝鮮、俄羅斯幹預美國大選等問題明爭暗鬥。隨著科茨、戈登離職這一最新動蕩,國家安全官員擔心,情報機構是否正受到政治幹預。

  CNN曆數了特朗普與情報界的幾次“互掐”。2016年12月,贏得大選的特朗普質疑中情局,稱後者不應該只講俄羅斯幹擾美國大選,也應該講講其他國家、其他個人。2017年1月,特朗普還沒就任,與中情局的矛盾卻已白熱化。當時,特朗普與高級顧問一起研究重組中情局,裁減其位於維吉尼亞總部的人員。許多人認為,此舉是對中情局一口咬定俄羅斯幹預大選的報複。

  美國媒體述評,特朗普上任伊始就與美國情報界關係不合,最引人矚目的是他反駁情報界有關俄羅斯為了幫他而企圖影響美國選舉的“共識”。他還聲稱情報界和聯邦政府其他部門有些人暗中合謀,破壞他的施政。

  去年11月,特朗普和情報界元老的分歧擴大。他批評說,美國早就應該抓獲本·拉丹,而不是到2011年才把他擊斃,矛頭直指曾任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司令的麥克雷文。今年1月,特朗普發5條推文怒懟情報界。緣由是後者就伊朗、中東、朝鮮半島局勢等多個領域所作評估與他的看法相左。CNN稱,從未有哪位美國總統如此頻繁和公開地與情報界“交戰”。特朗普的批評者指責他正侵蝕美國情報界,並將國家安全置於危險之中。

  內部政策分歧暴露無遺

  在外界看來,美國內部巨大的政策分歧再次暴露無遺。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美國政治研究室主任張文宗指出,首先,“通俄”調查是由美國情報部門主導的,再加上美國國內黨爭激烈,情報界的民主黨籍官員借題發揮。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對情報界心生芥蒂、產生深度懷疑在所難免。無論是炒掉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科米,還是此次科茨等人的去職,都表明特朗普意識到情報界事關內政外交決策,需要任用對自己絕對忠誠的骨幹。對於“不服管”的人,特朗普會直接讓他(她)出局。

  其次,以非建制派身份“登堂入室”的特朗普,本就與“深層國家”存在根本矛盾。美國“深層國家”的核心是負責國家安全的政府機構——國務院、國防部、國土安全部和司法部是其主要組成部分,特別是CIA、FBI、國家安全局(NSA)等情報機構。特朗普與“深層國家”存在理念衝突,產生了民粹主義對抗國際主義、家庭管理對抗精英執政等分歧。這種對立從特朗普上任之初對情報界的猛烈攻擊就可見一斑。

  “上任之初,特朗普與體制是不相容的,包括與情報界。但曆經2年多執政,特朗普還是發揮了主導能力,軍隊和情報界現在都服務於他、聽命於他。總的來講根本矛盾存在,但磨合兩年關係還算基本順暢。”張文宗說。

  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袁征認為,特朗普任內人事變動頻繁,與其用人標準有關。特朗普希望絕對掌權,不能容忍異見。他只需要兩種人:與他意見不同但聽話的人,以及與他觀點相似的人。但情報機構講求務實性和高度專業化。因此“特朗普本位”與“情報部門的求實傳統”之間產生碰撞。

  展望未來,袁征認為,如果特朗普提名的新人選能聽特朗普話,那麼情報機構的地位和作用可能上升,雙方可能進入良性互動。張文宗認為,如果情報界出於政治考慮和總統的壓力,提供假情報或政治色彩濃重的情報,可能誤導美國戰略走向。美國當年因所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捲入伊拉克戰爭,就是情報界對美國重大外交決策產生負面影響的案例。

  在專家看來,未來的國家情報總監面臨一系列挑戰,包括美俄關係、美伊關係、朝鮮半島核問題以及涉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事務等。(本報記者 張全)

編輯:李學平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習近平出席G20大阪峰會

  • 專題

    習近平對朝鮮進行國事訪問

  • 專題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 專題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 專題

    美國“性侵大亨”獄中“自殺”疑點重重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