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國際

五洲

多國設立太空軍 “天外”軍事競爭進入新階段

2020-01-14 02:46:42 科技日報

  元旦剛過,日本《讀賣新聞》就報道稱,日本政府正展開協調,將航空自衛隊改名為航空宇宙自衛隊。此舉旨在明確宇宙空間也是防衛領域的一部分,強化太空防衛能力。據稱,航空自衛隊最快將於2021年度實現首次更名。

  對此,軍事專家文昌告訴科技日報記者:“日本在航空自衛隊裡設計單獨的太空軍事力量,表明其可能將推進太空軍事化,不滿足於僅僅提供太空保障能力,而是要發展太空進攻型力量。可以說,美國成立太空軍開了頭,日本的相關動作是美國成立太空軍後所帶來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其實就在去年,法國就宣布將成立太空軍事指揮部,俄羅斯更是在2015年就把空天防禦兵納入到空軍序列。多國爭相分享太空這個香餑餑是否會讓太空軍備競賽步入戰場化時代?未來的太空領域競爭又會向哪些方面發展?

  太空力量對美國十分重要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想組建獨立的太空軍事力量——太空軍,而這一設想在2019年12月20日終於塵埃落定。2019年12月20日,特朗普簽署法令,美國正式成立太空軍,太空軍也成為美國繼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之後的第六大軍種。這是美國70多年來唯一成立的新軍種。

  美國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將太空認定為“作戰領域”,批准設立美國第六大軍種——太空軍。這是美國72年來首次設立新的軍種。

  雖然美國剛成立太空軍,但太空作戰早已是美國軍方一個重點關注的領域。

  中國指揮與控制學會青工委副主任石海明副教授曾對記者介紹,在蘇聯搶先發射人造衛星之後,美國對太空的戰略預警高度提升。冷戰時期,太空領域是美蘇對抗的重要戰場,作為美國“三位一體”核戰略的重要情報支援力量,太空系統是美軍重要的倚重。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軍對其太空作戰指揮機構進行了積極調整,相繼建立了陸、海、空三軍太空司令部、C4ISR(自動化指揮系統)中心以及太空作戰指揮部。海灣戰爭中,美軍的太空系統首次大規模運用於實戰,為美軍的迅速獲勝發揮了關鍵作用。以往,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及第14航空隊承擔了太空作戰的任務,海軍和陸軍也有相應的太空作戰力量,但美國的太空資產主要由空軍來管理。

  “將太空軍獨立成軍,證明太空力量對美國十分重要。隨著資訊化、網路化作戰的不斷深入,美國已經形成一整套以太空力量為核心的作戰體系。我們平時看到的精確打擊、定點清除的飛彈,之所以這麼精準,是有太空中的相關通信、資訊系統做保障的。美國幾乎所有的作戰指揮系統,都離不開其強大的太空作戰能力。因此,隨著美軍太空作戰能力的建設,其太空資產也越來越龐大,需要一個獨立的部門去管理運行。”文昌說。

  此外,美軍以太空作戰能力為核心,構成了世界最強的軍事力量。對此,很多國家發展了相應的削弱美國太空作戰能力的手段,如反衛星作戰能力建設等。這促使美軍下決心凝聚更強的力量,投入更大的資本,發展更強大、更先進的太空武器裝備,塑造進攻型的太空能力。“但問題是,美國此前的太空資產主要由空軍管理。而美國空軍是‘雙飛文化’,即以飛機和飛行員為主,往往太空力量在申請經費、籌劃裝備發展計劃時得不到足夠的重視。這種紛爭早已有之,只不過特朗普將其擺到了明面上。”文昌表示。

  多國謀劃布局太空作戰領域

  美國成立太空軍有利於美軍凝聚力量,爭取更多的經費去推動太空力量發展建設,特別是推動進攻型太空武器裝備建設。“作為一個獨立的兵種,太空軍將負責美軍太空資產的管理運行、發展計劃制定、裝備採辦等,負責美軍太空防禦和進攻型作戰,並負責太空力量人才隊伍建設。”文昌說。

  緊隨美國腳步,法國、日本都開始謀劃布局太空作戰領域。

  2019年7月13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宣布將在法空軍內部成立太空軍事指揮部,空軍最終將變身為“航空與太空部隊”。按照計劃,法國太空軍事指揮部將暫時作為法國空軍下的一個指揮機構,統一指揮目前分隸法國陸海空三軍的所有相關部、分隊。最終目標則是成立獨立的“太空軍”。

  日本則早在2019年1月就放出風聲將成立太空軍。當時,日本防衛相岩屋毅在美國華盛頓發表演說時稱,2022年將新設日本航空自衛隊“宇宙領域專門部隊”。

  文昌表示,日本因為受和平憲法制約,一直不敢明目張胆地公開宣布要發展太空軍事力量,但暗中卻一直在推進相關的能力建設,如軍事偵察衛星。特別是現在還在發展准天頂衛星系統,以彌補GPS系統在日本的一些不足。如果以後建立起來,其精確制導武器將不再過度依賴美軍,為其發展大射程的遠程進攻型武器有極大促進作用。再比如,日本研製的“隼鳥”-2探測器,更是展示出其不可小覷的航天實力。它所裝備的機械手可以挖礦,當然也可以抓取衛星。

  應該說,俄羅斯、法國、日本等國家在組建空天一體化的空軍方面與美國此前的模式沒有顯著差異,只是規模的大小不同。文昌說:“比如日本媒體報道稱,航空自衛隊將在今年新編20人規模的宇宙作戰部隊,預計在2023年度擴充至120人並開始執行宇宙監視任務。如此規模,與美國相比就小得多了。而法國太空力量的規模與美國也不可同日而語。”

  與法國和日本不同,俄羅斯的太空力量過去是不歸空軍管理的,這是因為俄羅斯的太空力量也比較強大,能獨立成軍。在合并之前,俄軍事航天活動均由空天防禦兵完成,承擔了抵禦空天進攻,發展太空攻擊能力,對太空目標進行監視,消除來自太空的威脅,發射軌道航空器,控制軍用衛星系統,運行軍用衛星系統及其發射、控制設施等一系列任務。

  太空軍備競賽步入戰場化時代

  記者注意到,與美國不同的是,法國、日本都選擇了與俄羅斯一樣的方式,即將太空軍作為空軍的一個組成部分。

  那麼,與美國相比,美日法的模式有何不同呢?

  “在一定意義上講,俄羅斯、法國、日本是重走了美國空軍過去的建設路子。過去的美國空軍實際上就是空天軍,只不過是因為其航天力量壯大到足以獨立成軍,所以獨立出來。而其他國家還沒有發展壯大到能夠獨立成軍的程度。”文昌說。

  比如,日本的航天實力已經比較雄厚了,但還沒有雄厚到能獨立成軍的程度,而航空自衛隊是和太空最接近的一個軍種,通過其進行宇宙作戰與宇宙監視任務就是最合理的選擇。法國也比較類似,法國此前有聯合太空司令部,但這個機構比較鬆散,太空力量分散在陸海空三軍,力量也還不夠強大。現在空軍內部成立太空軍事指揮部,但這看上去很像是重走美國的“老路”。俄羅斯空天軍的建設經過了幾次的反覆,過去其太空力量有過相對獨立的時期。2015年,俄羅斯把空天防禦兵納入到空軍序列,實際上很大程度是借鑒了美國空軍的建設路子。因此,他們總體上都步美國空軍空天一體化建設的後塵。

  “但其目的歸根結底都是為了統一組織、統一建設,攥指成拳、集中力量,形成統一的組織形式,擴充壯大太空力量。”文昌表示。

  “美國成立太空軍開了個頭,使得太空軍備競賽公開化、激烈化、戰場化和武器化。”文昌特別指出,很多媒體都用軍事化這個詞,實際上是不夠準確的,因為太空軍事化早已實現。早在冷戰時期,美蘇兩國軍用衛星升空,就已經進入了太空軍事化時代。今後,重點要發展的是太空防禦和進攻力量,因此太空戰場化更為準確。

編輯:肖天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習近平訪問希臘並赴巴西出席金磚峰會

  • 專題

    李克強出席系列國際會議並訪問烏、泰兩國

  • 專題

    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 專題

    “一帶一路”倡議六周年

  • 專題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