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工網國際頻道歐洲-正文
俄羅斯遠東:以獨特的“東方化”趨勢行走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3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
分享到:更多

  

  在俄羅斯,

  重新發現東方

  文/王璐 翻譯/胡波

  人們常常忘記,俄羅斯也屬於東方。

  甚至連俄羅斯人自己也時常會模糊關於東方的記憶。2016年5月2日,俄羅斯新出台的政策規定:任何願意前往太平洋海岸和中國邊境地區生活的公民,可免費獲得2.5英畝的土地。這片被遺忘的土地叫做遠東。

  事實上遠東地區並沒有受到“遺忘”的影響,恰恰相反,幾十年來它正以一種獨特的“東方化”趨勢向前行走,這些變化被一名在貝加爾湖畔出生長大的攝影師記錄了下來,她的名字叫埃倫娜·安娜索娃。

  嚴格意義上來講,俄羅斯的遠東地區是指俄羅斯瀕臨太平洋的地區,由九個行政區域構成,聯邦首府是哈巴羅夫斯克,這裡總面積占國土面積的36.4%,人口卻僅有702萬,佔全國人口的4.9%。自古以來,人跡罕至都是遠東地區最顯著的特徵。

  從曆史上而言,俄羅斯的領土擴張能力總是超過了居民定居的能力,18世紀後期,凱瑟琳大帝曾邀請數萬名來自歐洲的移民進入新開拓的疆土,他們成了烏克蘭南部地區和部分俄羅斯地區最早的居民。遠東地區也一度被當做流放之地,為人輕視。

  1890年,作家契訶夫跋涉長達一萬俄裡的艱險路途,抵達遠東薩哈林島(庫頁島),試圖從一群被海洋天塹囚困的人中尋找生活的真理。於是有了這樣一段意味深長的談話。

  當地酒商彼得洛維奇說:“西伯利亞這裡的人都愚昧無知,沒有才幹。你跟這種人生活在一起,只能無限地發胖,而對於心靈和頭腦,什麼也沒有,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活著。”

  契訶夫說:“人幹活,吃得飽,穿得暖,他還有什麼可需要的?”

  “他畢竟應該懂得,為什麼需要而活著,在俄國的人必定都懂得。”

  契訶夫悲傷地說:“不,不懂得。”

  “這絕對不可能,人不是馬,在我們整個西伯利亞都沒有真理,人也應該尋找這種真理。”

  契訶夫心裡想:“我來這裡也正是為了尋找這種真理,可悲的是我們都天然地以為,答案一定存在於別處。”

  答案在別處,生活卻在腳下。“對於濱海邊疆和西伯利亞的大多數人而言,他們最初看到的大城市是中國、韓國和日本的,畢竟這裡到莫斯科還有五千多公裡之遙。”埃倫娜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在她的鏡頭記錄下,俄羅斯遠東地區人們正從生活的方方面面日益向他們的鄰居靠攏,“不僅僅是經濟上的,更是感情上的。至少從婚姻的層面,遠東地區的俄羅斯婦女更喜歡和中國男人結婚,因為他們比俄羅斯男人更勤勞,也更清醒。”

  中國和俄羅斯的邊境線綿延四千多公裡,濱海邊疆地區又是俄羅斯遠東人口聚集最多的區域,這裡成為文化熔爐再自然不過。在這裡,你可以看到在河邊堤岸上帶領一群俄羅斯學生練習氣功的中國氣功師父,他們在這裡大多有著十年以上的教學經曆。

  也能看到奮力划著龍舟的俄羅斯年輕男人。從2009年開始,賽龍舟因為其訓練和設備費用不高,卻適合當地地理條件,成為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每年為了慶祝全俄青年日必定舉辦的比賽,每年有社會團體、青年組織、市政機構、商業企業以及媒體報社等100多個單位近600人蔘與其中,聲勢浩大,規模空前。除此以外,東方格鬥在這裡也相當受歡迎。

  對於東方文化對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影響,埃倫娜稱,最讓她感動的還是濱海邊疆地區的中國快餐店。在那裡,能夠看到很多退休的顧客,上了年紀的老夥伴們坐在一起吃吃喝喝,消磨掉一段快樂的時光。“事實上對於俄羅斯的退休人員來講,經濟危機之後,他們的經濟條件可以用拮据二字來形容,但中國的餐館彌補了囊中羞澀的不足,它們用便宜的價格和美味的食物吸引著老人們走出家門,重新開始社交,這讓人感到欣慰。”在俄羅斯,很多飯店經營者都要延長中國廚師的工作時間,因為在這裡,中餐是最受歡迎和最流行的餐飲。

  然而,來自東方的文化融合訊號卻因為某種微妙的資訊不對等引發了許多焦慮。俄羅斯《獨立報》曾刊登了一篇名為《是的!我們是亞洲人……》的頭版文章,稱幾年後遠東等地的中國移民總數將達到800萬至1000萬人,從而成為俄羅斯聯邦境內僅次於俄羅斯族人的第二大種族群體。《紐約時報》一篇文章稱,據保守估計,中國在遠東地區的非法移民達到了200萬人,莫斯科移民研究中心表示,到2050年,中國在俄羅斯的居民人數預計也將達到1000萬人。而一份俄羅斯外交部公布的資料則顯示,遠東地區的中國人數量為十多萬,且正在被來自中亞的移民趕超。

  在埃倫娜的記憶中,中國遊客是在2014年盧布貶值後突然多起來的,而在此之前的90年代到世紀之交,俄中日用品級別的貿易關係已經達到了頂峰,大量“中國市場”出現在西伯利亞和濱海邊疆地區,大學裡也有了中國留學生的身影。

  幾乎每個遠東城市都有露天零售批發市場,市場的商品大多便宜耐用,同等質量的商品,中國貨要比俄國貨便宜七八倍,因此吸引了大量中低收入階層的居民前來購物。在這裡中國商販佔了絕大多數,人們習慣性地稱之為“中國大市場”。

  十幾年來,假貨也漸漸在這裡銷聲匿跡,中國人的素質似乎有了明顯的提升。“如果你去別人家裡做客,自然要像別人希望的那樣做。如果想像在自己家裡一樣,那最好留在家裡,不要去別人家裡做客。重要的是要融入當地居民之中去。”一位在俄羅斯從事水果蔬菜批發生意的中國人說。

  除了個體商業活動外,中國人還廣泛地從事農耕、養殖、森林採伐和建築等行業。許多俄羅斯官員和僱主對中國工人褒獎有加,他們認為“中國工人不僅活做得仔細,而且特別能吃苦,換做俄羅斯工人,九點上班之後整理工具就得半個小時,剛乾了一個多小時又去抽煙。中午他們要喝咖啡,吃點心。下午沒幹多長時間就草草收工了,而中國工人幾乎是從上午九點一口氣幹到下午六七點。”

  勞動密集型生產需要勞動力,因此建築業、種植業是遠東地區與中國勞務合作最主要的領域。62歲的中國農民李成斌在俄羅斯耕種著約495畝土地,他說如果在中國他就是擁有土地最多的農民,三億中國農民人均土地面積不超過12畝。

  1991年蘇聯解體後,原有的補貼制集體農莊體系也隨之瓦解,遠東地區經開墾的土地大部分位於中俄邊境相對肥沃的狹長地帶,自1990年到2006年,因為無人打理,這樣的肥沃土地減少了近60%,遠東地區的農民紛紛離開去別處尋找工作。而在邊境的另一側,境況卻恰恰相反。僅一江之隔的黑龍江省人口激增到3800萬,就連最貧瘠的土地也被精心耕種,此外還有數百萬農民沒有土地。因此,大量中國農民來到俄羅斯也成了一種互補。一則報道中俄羅斯官員甚至戲稱,“有些活兒俄羅斯人根本就不會幹,比如種西瓜,同樣都是種,俄羅斯人種的就不結瓜,中國人種就結。”

  阿穆爾州行政中心布拉戈維申斯克的官員認為,俄羅斯遠東城市與中國的財富和發展之間的差距是顯而易見的,它曾經是一個蓬勃的邊境城市,如今卻類似一個典型的20世紀70年代的蘇聯城市,單調、破舊、經濟蕭條,人口只有21.6萬,而黑龍江對岸熙熙攘攘的中國城市黑河,新興的高樓和人口幾乎是對岸的八倍。

  人們都嚮往更好的生活,但並非所有人都選擇背井離鄉。“不是所有人都準備在成年後改變居住地,離開朋友、鄰居和家人。在這裡,人們更真實地與大自然相處,例如這裡有四季分明的氣候,清新的空氣和水。”埃倫娜說。同樣被遠東人接受的還有文化的交融和更多可能。“孩子們會學習漢語、韓語和日語,並且夢想著讓自己的所學和職業活動儘可能多地與亞洲地區發生關聯。”在埃倫娜看來,寒冷塑造了人們更鮮明的性格特徵,“通常在這種地區生活的人們,更明確地知道自己希望從生活中汲取什麼,也更清楚自己要為此付出怎樣的實踐。”

  遠東這片土地上,生活過布裡亞特人、通古斯人(蒙古人種),他們的後裔分散在不同的地域,衍生出了豐富多彩的文化,人類從來都不是地域的人類,正如文明不會停留在原地。或許許多年後,我們將因遠東,而為東方文化注入新的含義。

  (《中國新聞周刊》2018年第3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新科美國小姐卡拉·蒙德
比利時薩尼科爾飛行表演
中國功夫亮相紐約時報廣場
世界旗袍聯合會丹麥總會成立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