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中工博客>>正文
慢綜藝“詩和遠方”即將霸屏 你心動了嗎?
http://www.workercn.cn來源: 中工博客
分享到:更多

  來源:廣州日報

  

  景甜的良好教養成了節目看點。

  

  觀眾在節目中看到趙薇的另一面。

  

  易烊千璽擔任《親愛的·客棧》嘉賓。

  

  王源擔任《青春旅社》常駐嘉賓。

  

  《親愛的·客棧》強調“慢下來”、回歸心靈。

  十月長假結束,迎來一系列“開客棧”“造房子”的生活類“慢綜藝”節目,繼上周末同時首播的民宿類真人秀《青春旅社》與《親愛的·客棧》之後,《漂亮的房子》《三個院子》即將接踵而至。由明星帶動的“民宿風”正勁,有人表示心動,感覺很“治癒”,有人則說這隻是看上去很美好。受到啟發的你,有決心暫時拋去俗務投奔“詩和遠方”,讓生活慢下來了嗎?

  《三個院子》將加入戰團

  事實上,在10月之後,中國綜藝市場即將誕生大批“造房子”“做生意”的民宿人文類綜藝節目。明星們紛紛回歸大自然,體驗集體宿捨生活,還要洗衣、做飯、搬磚。在《生活相對論》中,雷佳音等人要為“一日三餐”發愁,用兩天時間過自給自足的生活。

  藉著這樣的節目,明星呈現出真實與放鬆的狀態,享受快節奏生活之餘的閑暇,節目得以描繪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係,將濃鬱的煙火味傳遞給大家,得到明星的接受和觀眾的認可。趙薇曾表示,“這個節目(《中餐廳》)很有趣的地方在於,沒有指令碼或直譯式程式。想幹嘛幹嘛,沒有任何人控制我們,所以我們的自我要求很高,沒有人要求,結果我們自己累得夠嗆。”

  這樣的節目還在紮堆出現,除了《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漂亮的房子》《三個院子》都將陸續登陸熒屏。《漂亮的房子》中,作為建築系畢業的學生,吳彥祖將帶領“明星建築師團”去往安徽、浙江、福建、河北等省對危房進行改造,最終拿出滿意的民宿作品,還將邀請飛行嘉賓共同居住體驗。《三個院子》側重“共用生活”,大張偉、陳小春等人將在客棧裡服務客人、交流情感。

  觀眾:節目雖美,實行不易

  雖然上述節目風格各異,但難免題材撞車,而且在第四季度集中播出,紮堆的程度和以前的親子綜藝、音樂選秀類似,觀眾很快就有了審美疲勞,要想突圍只有靠創新力。

  當然,看到節目中如此美好的風景,大量觀眾都想選一個地方去旅行、住民宿。有人表示:“最近這種明星開飯店、客棧的節目,取景地選的都是風光特別好的地方,看完之後想去實地看看。”還有人說,一直有願望,想等到自己錢掙夠了,就開一間世外桃源一樣的民宿,和愛的人慢慢變老。

  有人則認為,從節目裡看到的是自己的日常生活,“在‘慢綜藝’裡,聊天、做飯,其實是每個人日常經曆的事情,觀眾能夠找到自己,聯想到自己和朋友的相處方式,所以在節目裡,人們不止看了明星,還看到了自己。”

  而開客棧只能是嚮往而已,絕對沒有節目中表現得那麼容易,有觀眾直白地說:“開餐館、客棧很小資,但實際上可沒這麼簡單,沒什麼參考性。”

  也有觀眾表示,追這類綜藝節目就是看明星的真實狀態,“吳彥祖是我男神,他要上綜藝節目我肯定看,而且是改造房子這麼酷!《中餐廳》激起了我做飯的慾望。周冬雨從來沒做過飯,都能成為輪班大廚中銷售最好的,我要做飯肯定也不難吃!”

  《親愛的·客棧》情侶嘉賓有看點

  相比競技類真人秀中“強行組CP”、孜孜不倦挖掘嘉賓情緒爆點的“套路”,“慢綜藝”的特點就在於洗去鉛華的真實:明星手裡沒有固定的劇本,甚至沒有固定角色,他們回到日常生活中,表露他們社會化、接地氣的一面,鏡頭大體上負責真實記錄。前不久落幕的《中餐廳》,張亮,趙薇、黃曉明、周冬雨、靳夢佳等人輪流做大廚,形象的反差令人印象深刻。

  因此,真實是《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的優勢所在。儘管同為明星經營旅社類節目,二者連畫風都有些相似,但節目表達的主題和營造的氛圍卻不大相同。

  《親愛的·客棧》強調“慢下來”和回歸心靈,取景地風光獨美。在四川瀘沽湖的怡人景色下,客棧背景畫面的每一幀都可當作高清壁紙。選擇嘉賓人選上可以說有備而來,明星夫妻劉濤和王珂一年只有15天的共同相處時間,這次卻要用20天來經營客棧,這實在很奢侈,他們想藉此找到夫妻間新的增進感情的辦法。在角色上,他們一個會做生意,一個會持家,合作默契又恩愛。

  明星情侶闞清子與紀淩塵的相處則是“相愛相殺”,盡顯年輕人的折騰與無處安放的荷爾蒙,為節目帶來了真實的戲劇性。作為節目中唯一的單身人士,陳翔則整天忍受著來自兩對情侶的“精神攻擊”,從第一期節目的表現來看,是個陽光又落寞的孤獨少年形象。所以,節目選取親人、熟人,一開始就吸引觀眾眼球並很快進入節奏,但能有多大後勁,還不好說。

  《青春旅社》要有“青春敘事”

  《青春旅社》的拍攝地湖州莫幹山被稱作民宿創業的勝地。顧名思義,節目以青春為主題,除了邀請王源擔任常駐嘉賓,還邀請景甜、李靜、戴軍、李小璐、趙英俊、何穗,範圍涵蓋了不同年齡段的演員、歌手、運動員、創業者。但是,明星們沒有任何資金,只能分別靠客人的住宿費來經營兩家氣質不同的旅館,展開競技PK。兩家旅館優劣明顯:一家人氣高但廚師廚藝不好,另一家人氣低但廚師廚藝好。這個設置增加了看點,能防止“慢綜藝”陷入“疲勞冗長”的套路。

  此外,嘉賓們還要完成節目“青春敘事”的命題,他們需要卸下面具、做真實的自己。節目中,11位嘉賓個性分明:王源把錢藏在鞋子裡很可愛,還會唱《兩隻蝴蝶》,令人驚喜,而景甜的良好教養也成了看點。

  只是,由於11位嘉賓之間的天然緊密度不夠,情節給人比較散亂的感覺,星素互動方面也還比較弱。但有業內人士指出,如果節目組把握得好,後續節目能展現出更多懸念。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嚮往的生活》《中餐廳》都曾遇到“抄襲”的質疑,但最終仍然收穫了可觀的流量。這一次,《親愛的·客棧》同樣引起類似爭議,且有《青春旅社》同檔競爭,誰的口碑更好有待觀眾驗證。

  頭評

  只有愛和溫情才能帶來感動

  “慢綜藝”著重記錄人們的日常生活,讓明星回歸到普通人的身份,也滿足了觀眾對“娓娓道來的生活”的嚮往。雖然節目中不斷有客人來住店,算是推動劇情的線索,但全程幾乎沒有摻雜一點遊戲和任務,紀實屬性相當強烈。節目鼓勵大家“慢下來、去生活”,跟觀眾的心理訴求相契合,讓他們在高壓之下的心靈得到治癒。

  雖然是娓娓道來,絕不意味著節目是單純流水賬的內容。如果節奏太慢、劇情寡淡,那麼節目內容再文藝都無法吸引更多觀眾。所以,作為“慢綜藝”的一個分支,民宿類節目也必須加快節奏、豐富劇情,一定程度上滿足“重口味”的觀眾。比如《親愛的·客棧》選取具有衝突性的嘉賓組CP,《青春旅社》採取組隊PK的形式,但矛盾過多也容易引起吐槽,讓觀眾感到焦躁。

  此外,這類節目千萬不要讓“民宿”淪為一個標籤和形式,只有詩和遠方、愛和溫情,才能真正感動大家。這也提醒了節目製作者,要在描畫夢想和面對現實之間做出選擇:明星經營民宿到底是為了掙錢,還是為了旅遊休閑?因為節目本身就是假想的場景,不需要教大家創業致富。很顯然,就掙錢而言,明星的行為對觀眾根本沒有實用的參考價值,大家看這些節目更多圖的就是一個樂趣和放鬆,根本不在乎他們是否盈利。

  對你我來說,每個人都想有那麼一個山美水美的地方,和三五知己喝喝酒、聊聊過去,暢想未來,甚至拌拌小嘴,都充滿了平凡日子的樂趣。如果明白了這一點,節目製作者才能真正慢下來,去創作出符合大家需求的好節目。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