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中工博客>>正文
虐童事件頻發折射幼教資源缺乏
http://www.workercn.cn來源: 中工網論壇
分享到:更多

  “虐童”,一個多麼紮心的字眼。如今,攜程親子園事件尚未平息,廣西曝出兩起虐童案,又起波瀾。

  除了憤怒和哭泣,我們能做什麼呢?報道中小天鵝騰飛幼兒園園長的那句“這個事情在政府、教育部門監督下,已經賠錢給家長了,他覺得曝光的只是我這個幼兒園嗎?這影響到地方教育形象”讓人久久無法釋懷。

  從她那拙劣的措辭和跋扈的態度,足以窺見這個園裡寄生的醜惡與不堪。教育貴於薰習,風氣賴於浸染。如果自身管理都腐爛了,還在大言不慚談教育形象,這種厚顏無恥著實讓人憤怒。

  在園長眼中賠錢就相當於解決了問題,這種一元思維的背後是他們以往用錢擺平問題的經驗之談。而她的狡黠也折射出當地教育部門在處理此類事件上的一貫手法。

  動人以言者,其感不深;動人以行者,其應必速。不能正視問題,就不會真正解決問題,被權力雪藏的問題,終究會在積累到飽和時發生雪崩。也許,這些只是中國“虐兒園”的冰山一角,但那些因為害怕“影響當地教育形象”的虐童事件到底觸目驚心到了何種程度,我們不得而知,也不敢知。

  刺激著公眾眼球的虐童案,終究找不到解決之道,除了不停呼籲,除了不間斷的曝光,除了引發輿論的喧囂又歸於平靜,我們的聲音在所謂的教育形象面前,不過是刺耳的噪音。他們要的是臉面,哪怕只是一副皺皺巴巴的臭皮囊。

  是啊,已經平息的事情再起波瀾,感覺被騙了的園長發出了怒吼:“這個事情已經平息了,家長還敢叫你們記者來,不怕政府、領導弄死他啊?”

  當然,想要弄死一個人很簡單,可弄死之後呢?幼兒園的教育和服務質量能提高嗎?當地教育部門能被樹為典範嗎?顯然不能,那為何要狺狺狂吠,自取其辱呢?可見這種囂張在長久的無管制狀態下淫侵之甚,所以你才會看到她那些不過腦子的話說得是何等的流利與自信,全然不知她所處的是怎樣的一種境遇,正如有網友調侃的那樣,真不愧是“幼兒園園長”,一個被功利揠苗助長的幼稚兒童形象便這樣滑稽地出現在了公眾面前。

  談論到虐童事件,無可避免指向了師資力量薄弱和幼師學曆偏低這一老生常談的問題。據報告顯示,到2021年幼兒園缺口近11萬所,幼兒教師和保育員缺口超過300萬。物以稀為貴,當需求與供給嚴重失衡時,供給方的態度可想而知。他們掌握了有限的資源,那份痞子氣自然就多了一些。

  有媒體呼籲,中國迫切出台防止兒童虐待的法律法規,提高虐童的違法成本,真正以法律的名義制裁虐童現象。可是我們的法律不夠多嗎,可違法的事件何曾斷絕過。法律只是輔助手段,不能從根子上解決問題,主要的還是政府對教育的投資,少一些給炒房團供給的樓盤,多一些民生教育基礎用地,多培養一些能夠堪當大任的幼兒教師,讓兒童教育不再尷尬和失真,這才是長盛之道。

  虐童事件甚囂塵上,正在加劇公眾焦慮。在資源稀缺與教育底線失守之間,愈發增大的鴻溝必然導致民眾與政府之間的不信任。公共教育空間不足,私立教育魚目混珠,民眾只能在最壞的境遇下做無奈選擇,這才是最可悲的。

  文/陸玄同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