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中工博客>>正文
“貿易小圈子”排斥不了中國
http://www.workercn.cn來源: 中工網論壇
分享到:更多

  相對於未來無門檻開放的區域RCEP,有可能誕生的CPTPP雖有“小圈子”之嫌,並可視為亞太區域內自由貿易的“碎片化安排”,但中國遵循開放包容之理念,依然可視其為區域內新增多邊貿易體制安排的一部分,既予以充分包容,又致力於RCEP來推動亞太一體化進程。

  經日本牽頭推進,越南、新加坡等國積極配合,此前已被特朗普廢止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有望複活。11月11日,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茂木敏充與越南工貿部長陳俊英在越南峴港APEC峰會上宣布,除美國之外的11國已就繼續推進TPP達成一致,11國將簽署新的自由貿易協定,新協議名稱為“全面且先進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簡稱CPTPP。

  TPP最早在2004年前後由秘魯等國提出,一開始美國未予理會,更沒有參與。奧巴馬首個總統任期內高調推行“重返亞太”戰略圍堵中國崛起,TPP繼而被視為圍堵中國的主要經濟手段,由此美國不但參與進來,而且掌握了推進TPP的主導權。出於圍堵中國的需要,奧巴馬向11國開放美國市場,作了許多讓步,在奧巴馬卸任總統前,TPP經12國長達13年討價還價終得簽署。

  客觀而論,TPP的確是以犧牲美國貿易利益換取“政治需要”的自貿協議,一向秉持“美國優先”的特朗普就任總統後,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退出TPP,從特朗普的角度看,這是符合美國長遠利益的正確選擇。在美國退出TPP之前,在APEC大框架下,中國倡導的不帶任何排他性、以公平互利共贏作為合作基礎的RCEP(亞太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談判,已經獲得重大進展,這甚至成為特朗普就任後美國退出TPP的助推因素之一。

  在由中國倡導並召集的體量超大的RCEP談判中,日本無法發揮主導作用,而在11國CPTPP談判中,日本的經濟體量大於加拿大與澳大利亞之和,具有發揮主導作用的實力。另一方面,日本決定填補美國退出後留下的空白,做TPP新的“頭領”,也不得不和奧巴馬一樣,向其他11國作單邊或不對等的開放日本市場的較大讓步。

  2012年“黃岩島事件”發生後,國際輿論一度認為,把中國排斥在外的TPP,還帶有美日試圖削弱中國與東盟、中國與拉美、中國與澳大利亞、中國與新西蘭、中國與秘魯、中國與新加坡自貿關係的用意。然而,中國對此並不十分在意,僅2016年,中國與TPP其他11國的貨物貿易額即達8500億美元(尚不含服務貿易額),而同年11國之間的全部貿易額適才3560億美元,今年前三個季度,這種差距還在進一度擴大中。

  毋庸諱言,只要安倍肯做出足夠的單邊讓步,由日本領銜的CPTPP在未來若干年內是有可能簽署的。屆時,一些外媒可能把CPTPP和由中國主導推進的RCEP聯繫在一起,再進行一番發揮和炒作。針對這種趨勢和動向,中國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第一時間作出回應:中方並沒有對TPP的最新結果給予太多關注,也不認為RCEP會受到TPP的影響。

  且不說中日兩國貿易體量與後勁的差異,也不論兩國各自推動貿易自由化的號召力和行動力如何,只說昨天達成的僅僅是續推TPP的意見一致,離CPTPP協議正式簽署並經11國國會審批生效還為時甚遠,那些對TPP和CPTPP寄予厚望的人,現在恐怕還很難樂觀起來。

  眼下,亞太地區是全球自由貿易(FTA)安排最富集的地區,即使不考慮正由中國主導推進的RCEP區域性自貿協議談判,僅從區域內雙邊和多邊的FTA安排看,中國就是最大的參與國,也將是最直接的受益國之一。除了一開始就具有搞排他性俱樂部性質的TPP,以及中日、中美尚沒有簽署FTA之外,亞太區域內其他現有的雙邊或多邊FTA,中國早已參與並幾乎實現了全覆蓋。

  相對於未來無門檻開放的區域RCEP,有可能誕生的CPTPP雖有“小圈子”之嫌,並可視為亞太區域內自由貿易的“碎片化安排”,甚至有“開倒車”之嫌,但中國遵循開放包容之理念,依然可視其為區域內新增多邊貿易體制安排的一部分,既予以充分包容,又致力於RCEP來推動亞太一體化進程。所以,不分國內與國外,誰如果認為搞“貿易小圈子”就能排斥今天的中國,那顯然是想多了。來源: 北京青年報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