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中工博客>>正文
重訂網約車細則當成“必選動作”
http://www.workercn.cn來源: 中工網博客
分享到:更多

  從狂歡到期待,從寒流到轉機……這一年,中國網約車的命運微妙而玄乎。

  2016年7月28日,《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發布,我國隨即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承認網約車合法性的國家。如今,這項網約車新政實施已滿“周歲”,不過,相比破局之初,現在的點贊聲卻並不強烈。值得注意的是:執行尚不滿一年,泉州、蘭州兩市已經對自家的網約車屬地管理規定“動刀”了(11月12日《法制日報》)。

  網約車不是神仙大羅,亦非洪水猛獸。在分享經濟和傳統出租車改革的風口,按理來說,它應該有著“前途不可限量”的命運。遺憾的是,屬地管理模式之下,地方版網約車新政大多落入了公共治理領域“一管就過、一過就死”的魔咒。

  在市民眼裡,這一年大概是這樣過來的:一方面,他們加深了對城市出租車供需層面的深度認知。比如相關數據顯示,過去13年裡,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出租車數量增幅極為有限,而人口規模及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明顯,其中北京、上海13年出租車數量僅分別增加9%、4%,人口規模增加53%、49%,人均GDP分別增加289%、276%。人越來越多,如果網約車再舉步維艱,市民出行剛需如何從供給側找到出口?

  另一方面,網約車屬地新政在不斷遭遇法治邏輯的質疑。今年4月8日,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發布的《中國法治政府發展報告(2016)》提出,一些地方細則不僅違反了行政許可法的有關規定,更不符合共用經濟的基本特徵和發展規律;而在今年6月北京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舉辦的專題研討會上,多名專家指出,至少91個城市出台了網約車實施細則,卻沒有一家行政機關主動說明是否進行了公平競爭審查。有人釣魚執法,有人直接叫停,網約車縱使野蠻而原始,過度打壓的“吃相”也實在叫人噁心。

  這一年來多,網約車似乎也是個“有故事的少年”——不過,有些問題是出租車領域的通病,而有些問題屬於成長中的糾結。眼下,因一些地方的網約車管理細則在車輛、駕駛員、平台公司等准入條件的限制上涉嫌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涉嫌違反公平競爭審查制度,有關專業人士為此投訴舉報至國家發展改革委,目前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監督與反壟斷局正在進行調查。這大概說明兩個問題:一是地方規定也不能太任性,屬地管理不等於自說自話;二是國務院提出的“包容審慎”成為行政共識,市場與民意終究仍須敬畏。

  數字是最好的邏輯。滴滴出行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2017年6月的打車難度與2016年6月相比,北京增長12.4%,上海增長17.7%,廣州增長13.2%,深圳增長22.5%;難度減少的城市中,成都減少1.8%,三亞減少1.0%。把這些數據和網約車屬地新政結合起來“閱讀理解”,只怕是應了那句流行的網路語——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好在泉州蘭州兩地已經在細則上悄然轉身。這種轉身,雖有點痛苦、還有點羞澀,卻好過死不改悔。一言蔽之,行政決策之理性,恐怕不在於“冷酷到底”,而在於因時因地制宜。於此而言,重新審視網約車細則當成為地方行政部門的“必選動作”,而這種順理成章的“修訂潮”,亦是精準回應了十九大報告之“全面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

  文/鄧海建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