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中工博客>>正文
“兒科停診”的一幕不能總是上演
http://www.workercn.cn來源: 紅網
分享到:更多

  1月8日,天津市海河醫院“兒科停診通知”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熱傳。通知上說,尊敬的患者/家屬:因我院兒科醫生超負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兒科不得不停診,何日開診尚不能確定……(1月9日澎湃新聞網)

  誠然,病魔襲來,醫生同樣不能倖免。但作為三甲醫院,兒科醫生如此稀缺,又何以長期應對超高的門診量。由此可見,壓垮醫生的,除了疾病,更有超負荷帶來的身心俱疲。而其背後,則是“兒科醫生荒”的不爭現實。

  兒科停診,早已不是新聞。尤其是2016年,兒科停診更是“高發”:僅從2月至4月,便有廣醫二院、廣州中西醫結合醫院及北京市海澱醫院等數家醫院,先後停止晚間兒科急診或下夜急診。而停診的原因,無一例外都是兒科醫生不足。

  《中國兒科資源現狀白皮書》顯示,目前我國城市每千名兒童擁有兒科醫師數為0.57人,農村為0.47人。而按照《健康中國2020戰略研究報告》“到2020年每千人口擁有0.69名兒科醫生”的目標,目前兒科醫生缺口已直逼十萬大關。尤其隨著“二孩”生育高峰期的到來,兒科醫生將更顯緊缺。

  缺口不小,“補缺”更不易。據統計,全國醫學院校每年僅能培養1800餘名兒科醫生。但就在這本就不足的“後備軍”中,還不乏有人“臨陣退縮”,更別說近年來屢有辭職的兒科醫生。究其原因,正是緣於兒科的“不受待見”。說穿了,無非認為兒科醫生工作強度、風險係數與收入不相稱。

  眾所周知,兒科作為業內公認的“啞科”,殊為不易。醫生與患兒無法交流,也不能動輒採用器械檢查,往往需要豐富的從業經驗方能應對。再加之患兒大多發病急、來勢兇猛且哭鬧不已,醫生既要診病,又要“哄孩子”,導致兒科工作量超大不說,更成為涉醫暴力高發區。其結果,勢必讓兒科醫生常感如履薄冰。

  相比之下,兒科醫生的收入卻實在太過微薄。相關調查數據顯示,兒科醫生的收入不及其他科室的一半。就如有業內人士言:“兒科太累,付出和所得嚴重失衡。”或許,這便是兒科醫生“招不進、留不住”的癥結所在。

  故而,破解“兒科醫生荒”需要“對症下藥”。首先要讓兒科醫生“收入與付出成正比”。譬如,既然兒科的付出超過其他科室,自然收入也要同步體現。顯然,這是一味“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引子藥”:收入到位了,則吸引力增加;兒科醫生不缺了,則工作量相應減輕。如此一來,困擾兒科的諸如人手不足、負荷太重等問題也就迎刃而解。

  至於兒科潛在的醫患矛盾,則需要用雙方的包容來化解。譬如,面對靜脈血管極細且手腳亂動的患兒,再有經驗的護士,也不敢保證紮針時孩子不哭不鬧。故而,此時的患兒親屬,切莫因疼惜孩子遷怒於醫護人員,而要懷感恩之心尊重和相信醫生。反之,對於患兒親屬的焦灼感,醫生則同樣應以醫者仁心來回應。須知,醫患彼此之間的信賴而非戒備,更能提升醫生的職業認同感。

  無論如何,“兒科停診”的一幕不能總是上演。值得期待的是,國家將採取系列措施,加快對兒科後備人才的培養,以應對“全面二孩”的需求。相信如此一來,再加上兒科醫生生存環境的逐步向好,類似兒科停業之類的尷尬有望不會再現。

  文/徐甫祥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