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中工博客>>正文
“冰花男孩”的痛點在於父母失職
http://www.workercn.cn來源: 紅網
分享到:更多

  “冰花男孩王福滿”事件從9日起持續發酵,所在學校於10日收到首批10萬善款,有企業提供144套保暖服和20套取暖設備;11日,網易轉載多家紙媒消息:男孩明明弄丟手機後被母親亂棍打死,明明驟然離世。

  這兩則新聞都受到了極大的關注,看似“一喜一悲”、截然不同,但最該反思的都是同一個問題:父母失職。

  從澎湃新聞的採訪中可以看出,王福滿缺少的並不只是衣物:他平時“一般穿四、五件衣服”,家庭貧困但不至於沒有棉衣。他以為是晴天,所以只穿了兩件,才導致受凍嚴重。那麼,孩子的父母在哪?為什麼不讓孩子穿厚一些?

  王福滿的家是一個典型的留守家庭。他的母親兩年前出去打工至今未歸,父親也很少回家。王福滿與姐姐、奶奶長期一起生活。孩子最缺的,是父母的關愛和照料。試想,如果家人能在他出門前說一聲“今天有雪,你多穿點”,最好幫忙再加一副棉手套,那他的小手可能就會少好幾道裂痕。

  同樣的,男孩明明的慘劇也有相似的痛點。他的母親陳某因為丈夫常年不回家且不給生活費而負擔繁重,最後因為明明丟手機一事極端地傾瀉怨念。更讓人寒心的是,陳某常年毆打明明,孩子帶著一身傷離去。試想,如果在陳某發泄情緒的時候,還有明明父親或其他家屬在場,能及時進行勸止與寬慰,那麼明明很可能不會被暴打致死。

  旁人或捐款捐物,或抨擊斥責,都敵不過其父母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學校,父母是孩子的啟蒙和終生老師。而當王福滿說“我不想(媽媽),她每次走,都不給我們打一聲招呼”,當明明在受盡折磨時說“媽媽,我不想看到你”,父母的失職和缺位已經對孩子產生了不可估量的負面影響。他們的錯誤做法,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受保護權,更讓孩子無法行使《兒童權利公約》賦予的發展權和參與權,深深扭曲孩子關於“親情”的認知與理解,其造成的傷害,根本無法與“沾染一頭風雪”“丟失一個手機”相提並論。

  現如今,父母失職導致的悲劇,儼然成為一個嚴峻的社會問題。全國每年有20萬0-14歲的兒童因為意外傷害而死亡,平均每天死亡270餘名,絕大部分的死因都與父母失職有關。另外,92.1%的涉罪未成年人處於與家庭脫離的狀態。

  父母失職的後果嚴重,需要法律的監管。但我國現行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民法通則》等法律中,關於剝奪父母監護權的相關條款沒有具體規定執行方式。這就要求明細剝奪監護權的具體形式,如落實全國政協委員李鈾的建議,在《刑法》第四章增設“兒童監護疏忽罪”等,完善配套制度,從而切實保障孩子的生存發展。

  除了剛性的準則約束,父母失職的病根在於父母自身。如西方的諺語所說:“No child asks to be born. If you bring a life into the world, you owe the child something.”“對孩子負責”的理念應當通過各種渠道深入“為人父母”之心。

  比受凍更寒心的,是父母的失職。父母失職問題的解決,需要法律的監督和自身的約束,“兒童利益最大化”的理念踐行仍然任重道遠。

  文/茅羽瑤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