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中工博客>>正文
鄭旭映:打金銀器的手工匠
http://www.workercn.cn來源: 北京晨報
分享到:更多

  以前只知道有鐵匠鋪,原來也有打金銀的鋪子,鋪主人還是個老太太。您瞧,這位60多歲的鄭旭映就是皇宮技藝——蒙鑲的傳人,俗話說,打金銀器的。

  上世紀70年代,很多老技藝恢複生產和經營。鄭旭映1971年進入北京金屬工藝品廠蒙鑲車間工作,16歲的她迎面撞見兩個80多歲的老先生,一位是康文生,人家是蒙鑲技藝的第三代傳人;一位是郝寶祥,人家是前清宮造辦處金銀作蒙鑲高手。雖然兩位先生太老了,教的時間不長,架不住鄭旭映勤奮,短時間內得到了大師真傳。

  咱說“打金銀器”,實際上把這門技術說小了,蒙鑲是先用金或銀把東西打出來,然後再鑲嵌玉石、象牙等寶物,這技藝是掐絲與景泰藍的前身,就是說掐絲和景泰藍製作是從蒙鑲發展而來的。據說,有錢的蒙古婦女很在意頭上的裝飾,恨不得把所有的細軟都頂在腦袋上。人們評價蒙古族婦女頭飾是“高度藝術化的貴重材料組合”。看來,蒙鑲技藝的誕生和發展就源於女人的臭美、男人的嘚瑟。

  傳到宮裡,這門藝術就登峰造極了。據說,連皇帝用的尿盆、痰盂都是金銀器打制的。可惜,物極必衰。現如今誰還自己打造痰盂,誰又能用金盆洗手呀,這個行當讓鄭旭映繼承下來,也註定要從她這兒“玩兒完”了。

  這就是讓她最著急的地方——沒有徒弟。這活太累,有美術功底,有雕刻功底,有鑲嵌技術,還得有一把子力氣。為怕擾民,鄭旭映躲在被窩裡,拿著鎚子叮叮噹噹的鑿,讓她媽發現了,老太太心疼得眼淚都掉下來了:“說是蒙鑲,聽著好聽,原來就是個打鐵的。”“媽,這剛是第一步,後面我還得鑲嵌寶石呢!好看著呢。”

  1996年,在師傅病重退出的情況下,鄭旭映用1年時間,製作出巨型金屬雕鏨工藝品《圓明園海晏堂》,獲得了季羨林、吳良鏞、單士元等藝術巨匠的認可。

  日前,在天橋藝術中心的北京市非遺設計大賽閉幕式上,年過六旬的鄭旭映還在推銷她的技藝。這一套茶具是純銀打造,尤其是那個茶壺,是用一整張的銀片一點點打制出來的。

  北京晨報首席記者

  崔紅 文並攝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