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  簡體 | 繁體   手機中工網
首頁 > 勞模人物
廣告服務
記日喀則市交通運輸局機械操作手多吉占堆
2016-05-03 09:35:00    來源:西藏工會新聞網  文/張琪 圖/旦增西旦  查看評論

  

  多吉占堆和記者採訪過的其他“路二代”、“路三代”一樣,善良淳樸、忠厚老實。

  說多吉占堆是“路三代”,因為他的外公外婆、母親都是公路道班工人,他自己和妻子也是道班工人,這種現象在我區公路系統的養護隊伍中十分普遍。居住孤立、分散,教學條件和水平極其有限;父母工作辛苦忙碌,無暇照顧孩子的生活、關心他們的教育,導致很多道班工人的子女受教育程度不高。為分擔家庭重擔,他們小小年紀便參加工作,加入到父母的行列。他們乾的是最苦、最累、最危險的活兒,在重複著上一輩人生活的同時,也把上一輩人吃苦、奉獻、重情、感恩等寶貴傳統繼承了下來。

  今年37歲的多吉占堆已有著23年的工齡。他起初是在江孜養護段工作,後來在日喀則交通運輸局舉辦的培訓班中學習了3年機械操作,畢業後在日喀則交通運輸局公路分局工作了一段時間,因為吉隆公路段特別缺機械操作手,便被調到吉隆公路段工作到現在,已經整整9年。

  吉隆, 藏語意為“舒適村”、“歡樂村”,地處日喀則市西南部,是一個邊境縣,與日喀則市區相距490公裡。由於特殊的地理環境,吉隆縣有著“一山呈四季,十裡不同天”的自然景觀。特別是著名的吉隆溝,4000多萬年前,這一帶的地殼變遷是以“撕裂”的形式完成的,形成了吉隆溝這條又深又長的溝。有文獻這樣記載:(吉隆)溝壁基本上是筆直的,就像一副巨大的犁鏵沿南北向瞬間划過,兩側的山坡就是其翻開的岩漿土石堆砌而成,其邊沿至今還保持著鋒利的“刃”。蜷曲的底層、鋒利的切線、猙獰的地貌,處處顯露著山體的“痛苦表情”。

  往溝裡走的路上,海拔飛速下降,從縣城的4300米直降為1800米。

  這樣的地形地貌,造就了吉隆溝的奇美風景,也造成公路養護工人的工作強度高、難度大。冬季雪災,夏季水毀,道路一年四季的損壞和病害不斷。而過去的2015年更是多吉占堆20多年職業生涯中最辛勞、最危險的一年。

  吉隆公路段副段長仁增回憶,從2014年11月中旬起,全縣開始下雪,一直下到2015年3月底,那段時間工人們每天都要忙著除雪,有時碰上大的雪崩還得通宵達旦工作,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2015年4月22日,全段管養的220公裡道路才完全暢通。

  多吉占堆記得,2015年3月的一天,段領導通知他,在靠近吉隆鎮江村附近的一處路段發生雪崩,有一台車輛被掩埋,車內人員數量和傷亡情況不明。接到通知後,他立即和工友駕駛機械向出事地點趕,想到人命關天,救人要緊,平時要1個小時走到的路那次他只用了半個多小時就趕到了。被掩埋的是一輛從定日來、載著五六名群眾的汽車,已經完全看不到了。多吉占堆和工友用了很長時間才把汽車從雪堆裡刨出來,又逐個找到車上的司乘人員把他們送往醫院,再用鋼絲繩把汽車牽引出來,最後用機械除雪。忙完這一切,路面又恢複暢通的時候,天空已是繁星點點。

  這件事過去僅1個月,“4·25”地震就發生了。地震發生的第一時間,吉隆公路段組織全員上路搶通公路。作為段裡技術最好的機械操作手,多吉占堆駕駛全段最大的一台機械——自重37噸的挖掘機,和跟他同歲的好搭檔、機械操作手旦增旺久駕駛一台裝載機,一起趕往塌方最大的沖色村路段。到了塌方處,多吉占堆對旦增旺久說:“我先挖,你再推。”就開著機器上去了。平時兩人合作,都是這樣的順序。可這次多吉占堆的挖掘機往前開了沒多久,就因為路基被地震震松,加上塌方下來的土石衝擊,地基變得更加鬆軟,人和機器一起開始往懸崖下滑。旦增旺久看這情景急得大喊“快倒退!快倒退!”可在鬆軟的地基上挖掘機已經沒法倒退了,仍然在慢慢往下滑,旦增旺久急得快要哭出來。幸好下滑了幾米後遇到了崖壁上的大石,挖掘機停了下來,把多吉占堆從挖掘機裡拉出來後,旦增旺久死活都不讓多吉占堆再開那台挖掘機了,堅持要自己開。最後因為實在太危險,兩人只好先將那台挖掘機擱置在那裡,改用其他機械。

  那天吉隆公路段共出動3台挖掘機、3台裝載機、1台推土機、3輛自卸車和89人,又租用了當地施工隊的一台破碎機和一台大型挖掘機,在當晚23時就打通了從縣城宗嘎鎮到吉隆鎮的公路。

  問起那天的危險狀況,多吉占堆說:“當時心裡也害怕,因為工作這麼多年也是頭一次碰上這麼大的地震。雖說頭上不時有石頭飛下來,腳下的路不知道走到哪就陷下去了,可我把心一橫,想著‘要死也沒辦法’,開機器的時候比平時更小心點,最後及時搶通了道路。”

  在工友和司機眼裡,多吉占堆就是藝高人膽大,別的機械手不敢上的地方他敢上,別人要一兩天幹完的活他幾個小時就能解決。

  吉隆鎮吉隆村村民桑珠是個跑運輸的司機,他和多吉占堆很熟。他說每次遇到封路,幾乎都能看到多吉占堆忙碌的身影,而只要看到多吉占堆和他的機器,司機們就不會太著急,他們知道過不了太久就一定能放行。

  以多吉占堆的技術,出去打工一個月賺個萬把塊錢不是問題,可他卻寧願拿著扣去各種繳費後不到3000元的工資,說捨不得走。記者問為什麼,這個高大的漢子眼圈紅了。

  多吉占堆是獨子,收入不高,母親又是外公外婆的獨女,為照顧生病的外公外婆提前病退,退休工資也很低,家裡的經濟狀況一直不好,母親在日喀則市住的老房子一直沒錢維修。2012年的一場暴雨過後,多吉占堆家的老房子塌了,家裡的老人流離失所。公路段領導知道這件事後,立即以段黨支部的名義號召全公路段幹部職工向多吉占堆伸出援助之手,通過各方努力籌了近8萬元,3名段領導又到市裡找施工隊,幫忙把多吉占堆家的新房蓋了起來。

  其實讓多吉占堆不舍離開的又豈止這一件事呢?還有對這份工作三代人的情感積累,和工友、搭檔間建立起的兄弟般的生死情誼,在大家庭裡互相幫助、彼此尊重的溫情……而在記者看來,在這個有的人眼中不夠“高大上”、看似低微的群體裡,藏著太多被物慾異化了的人們所遺棄的珍寶。

[責任編輯:雍磊]
New Document
著作權聲明:轉載須經著作權人書面授權並註明來源

我要留言

重點推薦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38)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